常识在线

专利症候群

   专利症候群

  症候群:英文为Syndrome,本意是指因某些有病的器官相互关联的变化而同时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后有指某一些人因相互影响而达成一致的意向。如“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指在劫持事件中,人质因同情劫匪而同其达成一致,不同警方配合,反而帮助劫匪对对付警察。因其最早在斯德哥尔摩发生,而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目录

  • 寻求治疗‘专利症候群’良方工程师应积极发声

  • 参考文献

  

  寻求治疗‘专利症候群’良方工程师应积极发声编辑本段回目录

  整个电子产业目前看来就像是感染了可怕的‘专利症候群’。正在美国国会中所讨论的专利改革法案也许有助于减轻一些症状,但却无法根治这个问题。另一方面,最先开发出具专利技术的工程师们可能有助于找到治疗专利症候群的良方──但首先他们必须了解专利问题的实质意涵。

  如何识别和治疗专利症候群此处的专利症候群意味着‘确保同归于尽’──这是冷战时期用以合理化核子扩散正当性的一种哲学。在电影《奇爱博士》(Doctor Strangelove)中用于讽刺的这种偏颇策略已经成为当今电子产业处理知识财产权(IP)的方式了。

  专利症候群这个潜在问题直到最近才暴露出来。由于一些公司堆积了许多专利,但却经常使其束之高阁。因而当这些公司倒闭时,幸存者一般会以便宜的价格买下这些专利,作为日后的一种防范措施,专利咨询公司IPotential公司总裁、前英特尔(Intel)公司前专利律师Ron Epstein表示。

  但是一些企业家,特别是熟悉财务呆帐的企业家,也开始介入并购买这些便宜的专利,希望透过这些专利声明以获利。因此,也就产生了一种名为‘非专利实施公司’(NPE),或者称为‘专利授权公司’,甚至也有专利流氓(patent troll)之称。

  根据专为这些专利授权公司提供服务的PatentFreedom组织透露,目前全美共有230多家专利授权公司,他们拥有的子公司多达800家,而且经常处于秘密运作的模式,光是在美国就已拥有了1万多项专利。另一方面,过去十多年来,还有许多企业也快速地购买、出售并申请专利,以形成一种专利策略组合,他们或多或少总希望能够防卫这些专利授权公司。

  许多大型企业积极地扩大其专利策略组合,以期产生更多授权收入,但却也进一步加重了这种专利症群。IBM公司每年获准核发的美国专利总数一直领先于全球,使其在一年中所累积的各种专利组合相关收入超过了10亿美元。

  惠普(HP)公司从2003年1月开始其专利授权计划,其专利数“几乎呈天文数字成长”,该公司IP授权事业副总裁Joe Beyers表示。根据熟悉惠普公司的人士透露,惠普IP授权事业部门在开始授权业务的第一年就赚进了350万美元左右的收入,并在短短三年内快速成长到约3.5亿美元。

  瑞萨科技(Renesas Technology)在去年启动了一项试验性计划,建立一支由IP授权、研发和销售人员所组成的团队,其任务在于针对与其核心技术有关的专利加以规划,以便让瑞萨能策略性地对其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声明这些专利。

  至今,这项工作已经产生了至少20个专利方面的想法。“我认为让IP相关人士参与研发与业务决策并发表意见是相当重要的。”瑞萨科技IP事业部总经理Hiro Seki指出。

  电信业巨擘华为(Huawei)去年在中国专利局申请了6,000项专利,而其竞争对手中兴(ZTE)、通用电气(GE)及德州仪器(TI)等公司也都是在中国拥有高专利数目的厂商。

  “如果我有能力的话,今年也许能够起草一千份专利申请,”北京IP法律咨询公司East IP管理总监黄绅嘉表示。专利诉讼案例在中国也是有增无减,从1996年大约1,000件增加到2007年的4,000多件,他指出。

  根据去年成立RPX公司的John Amster估计,电子产业在全球专利市场的收入已经成长至一年约10亿美元的规模,电子公司和专利授权公司各占一半。RPX公司主要提供创新的签约服务,即购买和授权专利,以对抗NPE。

  IPotential公司并透露,该公司在过去5年来已进行了130项专利交易,销售额高达2.7亿美元。Allied Security Trust是一家专门为思科(Cisco)和IBM等巨擘购买专利的组织,去年该组织指出其成员公司在市场的专利数量已达到了10,000个,同时管理Allied和PatentFreedom的Dan McCurdy透露。

  Intellectual Ventures(IntVen)则由英特尔和微软(Microsoft)的几位代表组成,其初衷也在于抗衡专利授权公司,至今已吸收了2万多个专利,但目前该组织本身却也成为问题的一部份了。为了维持其业务模型,它必须考虑到成员利益而提高专利增加速度,因而事实上有些人认为这已经使得IntVen变成了一家专利授权公司。“他们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NPE公司了!”McCurdy表示。

  失序的世界

  事实上,专利症候群已经颠覆了整个专利系统。如今的专利已经不再是保护和发布创新成果,以利他人发现、授权和利用成果的一种方法了,它已成为一种数字游戏,游戏规则是拥有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才能胜出,因而几乎没有人有兴趣去阅读专利中包含的创新成果,当然就更别提使用这些成果了。

  英特尔公司可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估计有60多万个现有的美国专利在某种程度上都或多或少与该公司的业务有关,而且这个数字每年还以高达8万的数字递增中。“如果我们每年都必须审查将近10万个专利,那么我想雇用来完成这一任务的专利律师永远都不够多。”英特尔公司首席专利辩护律师David Simon指出。

  在这种环境下,许多人也担心在申请专利时可能会被挂上蓄意侵犯专利或忽略现有技术(prior art)之名,因此,这种控告被认定为‘不正当行为’(inequitable conduct)。有鉴于此,英特尔和其它公司都执行了相当严格的步骤,以管理其工程师所能阅读的专利内容。

  美国旧金山的一位创业家Steve Perlman叙述了一个企业处心积虑防范IP是多么愚蠢的例子。拥有一系列电子节目指南(EPG)专利的Gemstar公司曾经警告Perlman,说他在1990年代中成立的WebTV Networks公司侵犯了该公司的专利。因此Perlman花了一星期的时间来细读Gemstar的专利。他发现WebTV只有一项专利与Gemstar公司的技术有关,而且他还提出了解决方案,使WebTV不至于侵权。

  但当微软公司后来收购WebTV后,便取得了Gemstar公司的专利授权,以避免因该专利带来的困扰。即使Perlman已经进行一些工程技术来确保不至于侵犯专利,但微软高层仍坚持认为WebTV的产品应该使用这项授权,以确保不必面对任何专利诉讼带来的可能威胁。

  史丹佛大学法学院教授Mark Lemley对这一问题作了清晰的陈述。“组件产业的研究人员和公司们完全忽略了专利为何物。”Lemley在去年于《密西根法学学报》(Michigan State Law Review)上所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表示。但在目前的情形下,2009专利改革法案(S.515)并无法解决这一问题。

  因为这一项提案试图限制所谓蓄意侵犯专利的范围,但这些限制却又不足以鼓励企业释放工程师阅读专利束缚。该法案还试图限制‘不正当行为’的使用,但要让专利申请者了解却又不能披露现有技术的条件下,这一条款可能让第三方最终打消专利申请的念头。

  其它条款还包括透过限制所谓的‘火箭程序’(rocket dockets)来限制损害赔偿金,如德州东部地区。但这种做法较有利于专利侵权诉讼案的原告。较具争议的条款还包括要求法官根据以往的法律审理经验为陪审团提供有关赔偿金的特别指导。

  与此同时,一些观察人士相信,其中还有两项立法条款可能使得专利合成症候群更形恶化。举例来说,这一法案将使专利系统发生改变,使原本核发专利给新技术的第一发明者转变为核发给该专利的第一申请者。这些条款在于使美国专利系统与欧洲亚洲的系统更为一致。但一些人士认为,这种转变的实际结果将使人们急于申请专利,但最终却发现它可能很少或根本不具任何商业意义。

  上述立法还将重新定义专利取得过程,在专利核准后盘查该专利技术细节。因此,有些人认为,新条款将使得美国专利与商标局(PTO)的工作量大增,当然也为专利是否仍有效凭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但这项议案也并未能有效解决专利局负担过重的事实。事实上,每年近50万件的新申请以及积压近75万件的原有申请案使得专利局几乎陷于瘫痪。

  那么工程师能做什么呢?就像任何政治过程一样,首先是加以通报、参与投入,并让决策者了解你的观点。

  各方正积极修订上述草案,支持者希望不久能取得参议院的全数投票通过。如果通过了,那么众议院将必须通过一项搭配法案。

  异口同声万众一心

  让专利代表了解你个人的感受只是一小步,组织成更正式的联盟却是另一件大事。工程师在专利改革方面一直缺少有组织的发声,企业家Perlman表示。技术业务游说组织TechNet采取了一种合作的观点,让IEEE根据主题进行划分,而其它联盟则根据产品线加以区别。

  工程师们还必须确保整个公司内部都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在追求数字成长的过程中,专利质量已荡然无存。许多人责备沉重压力下的专利局工作不力,但在过去三年来专利局每年都雇用1,200名专利审核人员,并建立了新的培训机构,以期跟上专利成长的脚步。

  公司本身就是对于质量的更佳仲裁者,他们可对工程师的专利开发工作提供更好的酬劳。相较于目前多半支付给发明者一些酬劳的作法,企业应该可将专利报酬更密切地结合专利带来的实际授权收益。这种新的作法已经在德国和日本开始实际使用。

  此外,企业还应该鼓励工程师参与专利申请过程,让他们注意在申请和寻找现有技术等时,也应该重视技术的准确度。

  此外,即将卸任专利局专利公共顾问委员会(PPAC)主席一职的Kevin Gillette还邀请工程师们加入其小组工作。PPAC已经发布了17个改善专利申请过程的建议,包括要求与申请者面谈,以便让审核人员更能理解该专利涉及的技术。

  这些措施都无法治愈专利症候群,但整体方向是正确的。为了彻底根治,工程师也不得不接受某些艰难的让步。史丹佛法学院的Lemley在其论文中勾勒出几项具体措施,他并相信这些措施可使专利系统恢复原有的功能,而工程师也能主动阅读、授权和使用专利。

  首先,专利局必须更快速地处理与发布专利申请,使专利得以与商用化建立更高关联度。为了做到这一点,申请者必须严格地限制申请数与其所能提出的连续案。最近一项法院审理结果已有助于专利局实现这一目标,但这一行动也一直存在着争议。

  此外,Lemley表示,申请者必须同意简化核发专利后的审查过程,以便尽早建立其专利权的适用范围。而且他们还必须为其技术发布授权条款,他补充道。

  最后,Lemley还建议立法同意已使用专利技术独立开发产品的公司,也将能够免于受到侵权诉讼。不过,这些公司仍然必须支付合理的权利金,他补充道。

  这些措施“似乎太激进了,而且看来也不可能实现”,Lemley在他的论文中总结道。如果工程师针对这些措施能够勇于发表意见,那么事情可能有所转机。业界现已达成了广泛的共识,认为专利症候群的现象已经失控,越来越多的人都希望每个专利都能为专利所有人和用户方面带来真正的价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