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在线

中部崛起

   落实促进我国区域协调发展总体战略的重大任务。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继作出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战略后,从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出发作出的又一重大决策。涉及河南、湖北、湖南、安徽、江西、山西六省。2004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200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2005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提出: 抓紧研究制定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规划和措施,充分发挥中部地区的区位优势和综合经济优势,加强现代农业特别是粮食主产区建设;加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和能源、重要原材料基地建设;加快发展有竞争力的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开拓中部地区大市场,发展大流通。2006年4月15日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在新时期统筹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重要部署,是指导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部地区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意见》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总体要求是“三个基地、一个枢纽”,即建设全国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在发挥承东启西和产业发展优势中崛起,实现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五条重要原则是: 一是坚持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二是坚持依靠科技进步和自主创新,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三是坚持突出重点,充分发挥优势,巩固提高粮食、能源原材料、制造业等优势产业,稳步推进城市群的发展,增强对全国发展的支撑能力;四是坚持立足现有基础,自力更生,国家给予必要的支持,着力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五是坚持以人为本,统筹兼顾,促进城市与农村、经济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优惠政策主要有五个方面: (1) 加快建设粮食生产基地,在完善扶持粮食生产的各项政策、农业基础设施投入、农村劳动力技能培训、农业产业化经营、金融支农、农村教育、卫生、文化事业发展等方面加大支持的力度;(2) 加强能源原材料基地和现代装备制造基地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建设,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支持中部老工业基地振兴和资源型城市转型;(3) 提升中部地区交通运输枢纽地位、推进交通运输重点项目建设、进一步推进商贸流通体系建设、把旅游业培育成中部地区重要产业的政策;(4) 增强中心城市辐射功能,促进城市群和县域经济发展,改革和完善县乡管理体制,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等政策;(5) 在扩大对内外开放,加快体制创新,搞好中部地区开发区建设,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

  “中原定,天下安”,中部地区指得是中国的山西、湖南、湖北、河南、江西、安徽六省。这六省处于中国的地理中部,好比是中国的心脏地区。有一句顺口溜——“不东不西,不是东西”——或许正能体现出中部的现状和尴尬。

  2004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明确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200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提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2005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抓紧研究制定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规划和措施。2006年2月15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问题。9月23日电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促进中部地区崛起规划》。

  中部地区包括湖北、湖南、河南、安徽、江西、山西六个相邻省份,地处中国内陆腹地,起着承东启西、接南进北、吸引四面、辐射八方的作用。中部依靠全国10.7%的土地,承载全国28.1%的人口,创造全国19.5%的GDP,是我国的人口大区、经济腹地和重要市场,在中国地域分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从中国整体发展的角度考虑,中部就是中国的“腰”,只有“腰板”直了,中国这个巨人才能走得正、走得稳,中国经济才能协调健康发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加快中部地区发展是提高中国国家竞争力的重大战略举措,是东西融合、南北对接,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

  中部六省对中部崛起战略非常拥护,并报有很高期望。河南、湖北希望藉此“中原隆起”和形成“武汉经济圈”;山西、湖南希望借助中部崛起政策,加快自身发展;安徽、江西既“东张”又“西望”,一方面积极融入东南沿海,一方面渴盼与中部其他省份一道崛起。中部六省希望中央加大对中部崛起的政策支持力度,支持中部建设全国粮食核心主产区,支持中部建立先进制造业基地,支持中部加快老工业基地改造、资源型城市转型和国有企业改革,支持中部解决交通设施的薄弱环节,支持中部治理生态和环境,支持中部教育卫生事业发展,支持中部减轻财政负担。

  事实上,“中部崛起”的意义远远超乎中部地区本身。在中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中,中部省份起着“承东启西”的作用。中部地区粮食产量约占中国粮食总产量的40%,这个地区的山西、河南、江西等省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该地区的发展无疑有利于提高中国粮食和能源保障能力,缓解资源约束。

  中部六省人口3.61亿,占全国人口28.1%,其中农村人口2.44亿,占全国农村人口近三分之一,在这一地区加大农业基础设施投入,提高农业生产能力,将有利于中国“三农”问题的破解,并通过农民增收最终助推“扩大内需”这一整体经济发展战略的实施。

  其次,我们要了解“中部崛起”提出的大背景。大家都知道中部六省矿产资源丰富,又是我国的能源基地和原材料基地。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人才荟萃,是我国重要的科研教育中心。虽然中部地区具有如此的综合优势,但是中部地区的发展却不如意。中部的经济发展相对于它的周围地区的发展过缓慢,这就是所谓的“中部塌陷”

  以上我们不难看出“中部崛起”提出的重要性,在2005年的经济工作的六项任务中提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是结构调整的重大任务。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实现相互促进、共同发展。” 这就是党中央、国务院对中部地区的看法和期望。

  中部崛起战略构想

  一些中部省份于本世纪初发出了立志“崛起”的誓言,而随着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在中国的日趋清晰,“中部崛起”最终列入政府议事日程。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列入了2006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十一五”规划纲要,规划明确提出了要增强中部地区粮食生产能力、支持该地区煤炭基地建设、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建设精品原材料基地、构建综合交通体系等内容。

  河南-->实现跨越式发展

  河南省的战略构想是,把加快中原城市群发展和县域经济发展作为实现中原崛起的两大支撑,推进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

  湖北-->不等、不靠、不浮躁

  湖北省提出的战略目标是,“把湖北建设成重要的农产品加工生产区、现代制造业聚集区、高新技术发展区、现代物流中心区”。

  江西-->让GDP与人民幸福感同步增长

  江西省近几年不仅盯住长三角,而且把眼光投向整个沿海发达地区,其战略定位是:把江西建设成沿海发达地区的“三个基地、一个后花园”,即把江西建成沿海发达地区产业梯度转移的承接基地、优质农副产品加工供应基地、劳务输出基地和旅游休闲的“后花园”。

  安徽-->精心谋划“十一五”

  安徽省委主要领导说:“我们翘首向东,沿海地区日益发达;环顾周边,中部各省加速崛起;回首西望,西部开发普遍提速。安徽必须抢抓机遇、乘势而上、奋力崛起”。

  湖南-->走创新之路

  湖南省重点是做强长株潭城市群,建设湘中经济走廊,发展湘西经济带。同时实行南向战略,积极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实现与珠三角的交通互连、产业互补、市场互通、资源互享,并参与泛珠三角合作,扩大与港澳地区交流。

  山西-->新型工业化特色城镇化

  山西省针对产业结构重型化、产品初级化和高度依赖煤炭的情况,提出的战略思路是,“建设全国新型能源基地和新型工业基地”。

  中部地区应定位为“六个基地”,即全国商品粮和优势农副产品生产加工基地、能源生产基地、重要原材料生产基地、有竞争力的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劳动力资源开发和输出基地、重要的文化和旅游基地。

  中部六省经济发展情况:

  综合经济:中部六省GDP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安徽4180.7亿元(14.2%)、河南8593.53亿元(13.7 %)、湖北4960亿元(13.5%)、江西2779.45亿元(13.3%)、山西3254.35亿元(12.6%)、湖南4911.36亿元(11.8%)。

  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各省情况分别为:河南6778.7元(14.4%)、湖北6745元(14.1%)、安徽6489.4元(13.9%)、山西6423.9元(12.6%)、湖南7096.1元(11.7%)、江西6349.9元(9%)。

  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各省情况分别为:河南2161.7元(25.5%)、山西1918.3元(24.6%)、安徽2445.3元(21.7%)、湖北2294.36元(21.4%)、江西2051.8元(17.6%)、湖南2402.2元(14.4%)。

  工业生产:2008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各省情况分别为安徽1535.25亿元(24.9%)、湖北1840.58亿元(23.1%)、河南3352.79亿元(22.7%)、江西1050.14亿元(22.6%)、山西1695.23亿元(17.8%)、湖南1583.62亿元(16.8%)。

  投资:2008年上半年,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江西1504.79亿元(45.1%)、安徽2943.8亿元(43.3%)、河南3477.82亿元(33.1%)、湖北2403.92亿元(31.5%)、湖南1915.12亿元(26.8%)、山西1059.59亿元(26.5%)。

  2008年上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安徽638.5亿元(72.5%)、河南501.23亿元(48.7%)、山西108.05亿元(35.7%)、湖南380.97亿元(30.2%)、江西219.45亿元(29.8%)、湖北380.97亿元(29.7%)。

  财政: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山西448.16亿元(46.1%)、安徽373.1亿元(36.9%)、河南552.84亿元(28.2%)、江西253.64亿元(27.8%)、湖北367.71亿元(25.1%)、湖南375.5亿元(20.5%)。

  对外经济:外商直接投资实际使用额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山西11.17亿美元(165.7%)、河南23.76亿美元(50.9%)、安徽18.8亿美元(46.7%)、湖南19.43亿美元(22.4%)、江西20.03亿美元(12.5%)、湖北15亿美元(6.6%)。

  外贸出口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山西37.22亿美元(64.5%)、湖北44.18亿美元(51.2%)、江西26.29亿美元(39.7%)、安徽43.50亿美元(38.4%)、河南42.29亿美元(30.2%)、湖南31.40亿美元(23.3%)。

  市场:社会销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各省情况分别为河南3477.82亿元(33.1%)、山西1129.9亿元(23.4%)、安徽1365.6亿元(22.4%)、湖北2305.6亿元(22.4%)、江西965.4亿元(22%)、湖南1918.53亿元(21.2%)。



标签: